涂山Long

十里(壹)—可逆反应【云亮】

#大学生云亮,一个直男反悔后变弯的故事,没有虐,完全没有,人物不一定符合传统人设,但应该是最贴近设定,真实的形象。

下午五点刚过。


诸葛亮从超市走出来,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,他在货架里穿梭,效率极高地把价位表全部调换。


别急着抨击道德情操,刚刚分手的人总是有不理智的特权。


大三一枝花,诸葛同学,在几任恋情之后首次尝试拉拉同性的小手,疯狂的尝试带来魔鬼的结局,闪恋闪分,他都不得不定义这是一场笑话。


幸得全身而退。


又或许在表面之下,还残留着一点不大不深的痕迹,安静待在某个角落,明知道它是不会发芽的,却总是难免去看看,并没有那种牵动心脏上下,强烈的触动,可就是无法克制着想法。


磨人的恋情,烦人的前男友。


烦人的前男友恰好从对面走过来,怀里抱着篮球,汗水打湿他整个前胸,前男友的视力比诸葛好,一眼就瞄中他,于是站在原地,等着他一步步靠近。


“赵云?”


诸葛脱口而出。


喊完便略后悔,前几天刚闹的那破事,就跟他俩之间被王母划了条马里亚纳海沟似的,黑黝黝不见底,让他暂时没勇气推一艘小船过去。


“下午好”


高大的运动青年扯扯自己的发带,回应他,嘴角依然勾着他最喜欢的线条,眼神呢,也还是他最喜欢的干干净净。


一瞬间把诸葛给迷的,让他以为还在过去,冷风一吹脸人又醒了,诸葛点点头算听到,便转身拐道离开这里。


诸葛想,赵云说过,这感情是不甚愉快的,不光明正大,不得以祝福,它被很多负面的东西拖着拽着,如同在泥沼里越陷越深,我爱你,因此时时想着和你道歉,我不能挣扎,就想把你也拖下去,却希望你救我。


诸葛亮扯下天蓝色的小花叹气。


赵云一个理科男,怎么把恋爱谈出沧海桑田之感了?


背后的烦人精有没有离开?诸葛亮过转角回头去看,赵云还真一动没动,抱着球站在那里,像根标杆,固执,不可言说。


如果明知道漫长等待无果,死死抓住只会热血狂流,他还是看着他的背影,从近的变成远的。

“你走路的时候,要记得看看周围”


“我有金刚护体”


“别找破理由糊弄,你要是不愿意,就我看着你算了”


“那赵将军,护驾吧”

诸葛亮发呆时想起那么点爱情见证,回味起来滋味略多,腻的苦的辣的,里面居然还生出微小的一丝甜,也许人类天生喜爱美好无害,那一丝甜被掘地三尺,复又长出高楼三千,在他直男的心中顽抗地扎根,诸葛甚至觉得要不是意志坚定,他早就断子绝孙了。


“如果有时间,你可以想想过去”


“从往昔汲取,感悟,在一次次往返行进之间思索”


“珍贵和可有可无”


电台还放着谁谁谁的低语,在空旷的自习室,仿佛流水月光,填满一室寂静,感官不再单一,看得见摸的着听得懂的,轻轻在他前面勾出一个人,这个人拿着一件大衣,一杯咖啡,一本书,一颗心,待在他右手边,除了他安静翻看的读本,其余全是为他准备的。


习惯何以可怕,只是少去一瞬都极为难耐。


诸葛亮想着高二学考时硬要陪着他的初恋女友,说是陪他,想来也是希望得到他更多的关注,荷尔蒙支配的恋爱还是太脆弱,两两对垒之间,总要去比较重量,天平两边的心,皆随着人为调整摇摆不定。


赵云,好像就是要做个例外。


这只雕就是被他无意撞中,鬼迷心窍的产物,不曾想羽翼丰满,展开了能把他整个罩着,风风雨雨,傻缺儿样要给他全部挡住。


射雕英雄传,主演诸葛亮。


可喜可贺。


数学系小天才抓乱了一头毛,像条打霜的茄子,颓在座位上偶尔抽一抽,仿佛得了爱情的癫痫。


诸葛收拾东西走去出租房,打开门,衣服还杂乱地堆在房间各处,他坐在沙发上扶额,最不打算回忆,最过火的玩意儿还是奔涌出来了。

“我想要拥抱你”

与此而来的,湿热黏糊的吻,仔仔细细沿着嘴唇纹理滑过,最后停在嘴角轻轻一啄,伸出的舌尖,在唇缝轻轻敲击,如同礼貌地询问他,我可以进来吗?


电流随着触感把他击毙,心脏蹦迪,大脑当机,谁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张嘴,把牙齿,舌头,全部暴露出来,仿佛卸下铠甲。


这是最柔软的他,赤诚相待,懵懵懂懂的本能反应,那个火焰般的吻,亦缓缓接近,牙根被抵着摩挲,最左到最右,舌缩在内里,爱抚已经兵临城下,轻柔地勾起它,似染黑一个纯洁的孩子,一点一点带着他交缠不休,活色生香。


这流火烧了八百里青山,红光冲天而飞,他的江河湖海,皆卷入疯狂的漩涡,在唇齿相依,刀剑相向的夜晚,全部化为灰烬。


后来?


没有后来了,戛然而止的吻和戛然而止的恋情,随着轻锁的门告一段落。


理亏的是他诸葛,即便赵云作出出格的事情,他也没有理由反驳,可是这只雕走的时候,也还是温柔得不可思议。

“晚安”

赵云还带走了门口的垃圾袋。


大男人不像姑娘那样藕断丝连,真男儿拿得起放得下,明天依然是好汉一条,一个阳关道,一个独木桥,互不相干就是。


可惜他最后还是重重地叹一口气。


诸葛拿出电话,拉到联系人列表,点击通话。


“。。这下可真的被你害惨了”


小天才看着挂钟,从最低处掀出他们的初遇,在最普通的大学篮球场,最普通的下午,以及最特别的大冒险。

“我喜欢你”


“不是一时一刻,而是融入血液的漫长”


“赵云,我喜欢你”


“已经不能再忍耐,必须说出口了”

还在擦汗的高大青年,诧异地看着他,估计也是第一次受到同性表白,看上去是正常的路人反应,他只需要再解释一下就能离开。


可现实总是骚地让人发慌。


这个叫赵云的家伙,突然把他整个抱住,放大的双眼,里面全是燃烧的火焰,还有单单只是看着就会感到快乐,纯粹的笑容。

“真的吗?”


“我抱着你是真的,我摸得到你”


“诸葛亮,诸葛亮,诸葛亮”


“我也是”

一切叠加,话语和神态,连带拥抱温度。


不偏不倚,穿透了他。


开始就是错误的,一见钟情的小儿冲动让事情脱轨,变得不可控制,就这样真的和同性谈恋爱,直到亲吻的一瞬间,他发觉再不抽身为时已晚,一拳把赵云怼到地上。


被那样错愕,没有污秽的眼睛看着,他慌乱地全盘托出,赵云安静倾听,一言不发,等诸葛实在无话可说,赵云才开口。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蓄力来了个必杀技。

“我明白了”


“打扰了”

赵云关门离开,脚步声逐渐远去,诸葛亮留在家里,心情复杂地像条彩虹。


“一念之间,翻天覆地”


“感受到的,全都给他说出来”


“别忽视,否则某一天,人就不在了”


电话那头的年长友人,嘴里还哼着调子,作为整个事件的头号推手,大冒险出题人,也不过是在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,声线轻微抖了一下,淡如水纹,藏着一段扣人心弦的故事。


“以上皆是李某人的忠告,别后悔啊”


友人哼哼唧唧,继续喝酒去。


在诸葛亮手机屏幕最上方,还停留着赵云的联系电话,仿佛一条明晰的界线,每一步都极度重要,前进或者后退,都是翻天覆地之变。


爱情,是否足够使他迈步,在一点点回忆之间,真正爱上这个人。

“赵云”


“你还愿意从头来过吗”


“。。。。”


“我一直在等你”

所幸的是,人生从来不只有初见。
后来赵云悄咪咪告诉诸葛亮,他喜欢他很久了,并且他认识他那位朋友,而这个大冒险也是他出的,鱼饵一投下水,煞笔鱼儿就秒速咬勾,让他如梦似幻。
“所以我们是天生一对啊”
“我去你麻了个王八腿儿”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