涂山Long

荣耀都的先生们②

一日份的不正常上菜时间。

祝各位愉快玩耍)


“我想吃肉”

“想都别想”

诸葛亮冷漠地翻开教案,高冷大学教授的形象不能崩坏,他要时时刻刻相信自己能拯救银河系。

结果他右手一疼,抽回来一看,上面一排整齐牙印,罪魁祸首还在一旁坦坦荡荡。

“我有点难受,就咬了一下”

赵云一脸正经。

很好,只要杀了赵云就能拯救银河系。

诸葛亮疯狂头脑风暴,思索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干掉这位大爷,跟着他就又被咬了一口,异常敏捷,猝不及防。

“。。你再咬我就打人了!”

人设这个东西,遇上对的人,自个儿心里还不能有点AC中间数了?

诸葛亮买了一大碗皮蛋无肉粥给赵云,特意叮嘱店家别加肉,因为生病吃了会死人,店家一听非常仔细,半点肉丝都没得留。

这直接导致赵云把碗舔空了都没有肉味,整个人略放空,趁诸葛亮不注意又咬了一口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好吧,你就只能吃一点点”

“你真是太好了”

得寸进尺是什么东西,就是刚刚崩了人设,接着又破坏原则,谁知道下一次是个什么玩意儿,也许是节操之类的吧。

不,决不允许,节操需要誓死捍卫。

“诸葛先生!我想去厕所!”

“。。。。所以?”

“能扶我去厕所顺便拿一下吊水瓶吗”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,忍辱负重都是君子的行为。

诸葛亮高举吊水瓶,麻木地站在厕所里头看赵云的光屁股,只因为输液瓶要人举着而输液线太短。

事实证明为什么要立flag,这种行为无异于原地召唤死神,还是随叫随到的那种。

老天保佑到底为止了,毕竟在节操的后面,诸葛亮想了半天,只想出一个略惊悚的词语。

这个词语叫贞操。

诸葛亮一惊,输液瓶差点脱手飞出去,他满脸复杂地转移视线,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鸟儿,成双对儿。

最后的尊严就是自闭视听。

一直煎熬到下午三点,一位绑着红马尾的帅哥突然破门而入,举着手机高声叫嚣。

“赵云!被撞了还不好好休息!”

“要不是我偷偷玩手机,会发现你这孙子居然上线了吗?!”

诸葛亮诧异地看着来人,还有来人胸口硕大的胸牌,上面写着,神经外科主任,韩信。

主任,你有本事再大声点看看?

旁边换输液瓶的护士长凉飕飕地看过来,因为矮,这姑娘必须跳起来打出一记黯然销魂掌,却依然气势如龙。

韩信的天灵盖受到撞击,差点不省人事,一恍神手机就没了,连带着刚刚拿回手机的赵云也遭了殃,一同被没收。

“你们感情真好”

诸葛亮呵呵地补刀,继续看他的教案,韩信和赵云干瞪眼,大有一打泯恩仇之感,不过氧气管束缚了男儿本色,赵云颓在被窝里不想动弹。

韩信问了几句,便拿着巡查表工作去了,白素衣角翻飞,乍一看还蛮拉眼球,他带着一甜美护士妹子拐出去的时候,回头用眼神挑衅赵云,却不甚眼睑痉挛,表情一言难尽,让赵云完全无法领会。

两啥玩意儿,诸葛亮大叹一口气。

时近傍晚,诸葛要回家,在步入驾驶座时他的眼皮狂跳,可惜无神论者的他选择了无视,然后就追悔莫及。

是的,行至半路他又撞了一个,直接撞倒的那种,而车刚刚刹住,又有一个人自己撞上来,发出碰的一声巨响就跟着倒伏下去,两人在他车前头码得整整齐齐,横一个竖一个的,看得诸葛几乎眼前一黑。

再次见到熟悉的医院和熟悉的白大褂,还有熟悉的问话和熟悉的心情。

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撞人这个技能难道还真能进化?

后面自己撞上来的那位醒了,是个穿着警察制服的青年,估计是没反应过来,这会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,一脸仙气飘渺。

警察同志开口便问“刚刚那车谁开的?”

良好市民诸葛亮颤巍巍地举起手来。

“你做的太好了!”

警察同志突然精准地抓住他的手,顺带大力拍拍他的肩膀,就差给他来个锦旗。

“不好意思,在下李白,刚刚你撞的那个人是一个犯罪团伙的成员,特别狡猾,今天差点就给他溜了,多亏了你这一撞啊”

诸葛亮的表情变幻莫测,仿佛一条绚丽的彩虹,他只是想要正常的生活,这都不可以满足他吗?

李白警官安慰性地拍拍诸葛,“没事,别怕,撞死了也问题不大”诸葛亮一愣一愣的,久久不能言语,李白警官接着补充“他属于重犯,追究起来你就说是正当防卫吧”

诸葛亮差点吐血,这个正当防卫可真是太正当了点,直接拿车怼人,这罪犯应该是个送人头的吧。

什么是幸运,什么是水平。

一天连撞三人,一天连遇三雕。

传奇亮哥今天也快乐地一匹。


#荣耀都的先生们①

风格不正常的连载,神经外科医生云x大学教授亮,副cp韩信x李白    铠x至尊宝

喜欢看的,我很高兴,不喜欢的,别瞎嚷嚷

正文如下。




诸葛亮拥有一套不错的公寓,收入稳定且越涨越高,堪称黄金单身汉,然而却是个外卖吃穿整座城甚至城郊,身经百战油海徜徉入院无数的恋爱绝缘体。



不是没人问诸葛亮,何不去潇潇洒洒红尘走一回?诸葛回答之前还认真思索一下。



女友?麻烦啊,花钱,陪聊,陪逛,还得保证必要时随叫随到。



这是谈恋爱?感觉跟养了个太后没啥区别,就比如明知道丑,依然得说好看,否则不是被砍头就是变太监。



可把人美滋滋的。



今天,诸葛一如既往的人模狗样,开辆豪车压波马路,墨镜满分发型完美,还差个机关枪就能横扫天下。



然后他就把人给撞了。



从驾驶座能看见一个啥玩意儿飞了几米高,诸葛亮一惊想着别是脑袋给撞飞了吧,下车一看,一个青年趴在他车头旁边,附近还有辆自行车。



他等了三分钟人也没起来,周围的人又越聚越多,略烦地蹲下来,冲青年耳边喊一句。



“兄弟,你是伏地魔吗?”

赵云今天打算慢悠悠骑着自行车溜溜弯,再去打个篮球,再去撸个猫,最后踩点去医院报道。



计划得真好啊。



可惜他被人撞了。



上一秒还在自由翱翔,下一秒就尘土飞扬,啥也不懂就被天旋地转,趴伏在柏油路上动弹不得,整个人痛的神志不清。



大概过了几分钟,赵云刚刚回复意识,就听到有一个人在耳边大喊。



赵云挣扎地看了看这货,回问。



“你是哈利波特吗”



接着又是被天旋地转,白大褂们把赵云扛上了救护车,诸葛亮叹口气,开着车跟去了。



到了急救室,赵云诈醒,“你们这是什么医院?”“我们是A大中心医院”赵云听后眼睛一亮,颇有回光返照之意,他像条米虫蠕动着,从口袋里捏出张ID卡。



“拜托了。。帮我去签到点刷一下!我快迟到了!”



这是临终遗嘱。



目送赵云进去,白大褂想着莫非还是自家人,一看ID卡。



神经外科主治医生,赵云。



这不是主任最近才从国外挖回来的高手吗,大宝贝上班第一天就给撞进院了?白大褂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匆忙滴卡,时间不多不少,正好踩点。



有意思,开头和结尾都按计划进行,就是过程有点不可言说。



塞翁失马,焉知祸福,赵云同志因此在上班第一天就喜获病假,躺在床上看日出,和新闻联播。



“医药费已经付了,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的,都可以和我说”



诸葛亮立在床前,手指捏紧鼻梁,稍有局促地说,毕竟这是他头一次撞人,理解一下是可以的。



“。。能帮我买个新篮球吗?你把它撞飞了”



诸葛亮想起那个飞了几米还在路中间不停弹跳的玩意儿,心有余辜地点头。



“。。还有我的自行车!”



“那个不用担心,我把它放在后备箱了,没撞烂”



因为大部分撞的是人,自行车反倒没啥事,赵云这个主人真是太好了。



“我家没有人在这边,可能平时需要麻烦你了”



“额,我能给你请个人来吗”



“谁撞的就谁负责”赵云异常执着。



诸葛亮不得不妥协,就当撞了个大礼包吧,反正看这大高个的状态,不要多久就能恢复,他想了想自家座驾的破损程度,看向赵云的眼神格外复杂。



整个车头右侧都是裂痕,漆刮得东一块西一块,看现场别人会以为他撞了个坦克,更何况赵云现在生龙活虎,总结来说应该是辆战斗坦克。



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早开车出门。



可真是大智若愚。



诸葛亮郁闷地坐在椅子上,一边削苹果一边看赵云插着氧气管偷偷玩手机,这猛士察觉到诸葛亮的视线,伸手在枕头下摸索摸索,半晌掏出一颗柠檬硬糖。



“我手上有果汁,不能帮你打开”



赵云听了,又伸手在枕头下摸索摸索,半晌掏出一把小剪刀,咔擦一声利落剪开。



“。。。。。”



“给你的”赵云把糖递过来。



诸葛亮含着糖,继续复杂地削苹果,他这个人吧,其他关于料理厨艺都不行,就除了削苹果,只要一摸到这红彤彤的玩意儿,刀功便可切天砍地,什么奇形怪状都能驾驭。



于是赵云床头柜上那拼盘里凑了一队奥特曼,仔细看看还能找到异形和铁血战士,还他妈混进了个绿巨人。



赵云目瞪口呆,觉得对面这高冷男神上辈子怕是织女,而诸葛亮则理解为伟大的人总要和苹果扯上点关系。



人的思维有时能相隔一个宇宙的说法应该是真的。



见诸葛亮放下了创作的刀,赵云赶紧再次伸手在枕头下摸索摸索,半晌掏出两张卫生纸。

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
“擦手”



诸葛亮严重怀疑枕头底下连通叮当猫的口袋,或者这位传奇猛士就是大雄本雄?



今天的天才也多了一个未解之谜。

十里(壹)—可逆反应【云亮】

#大学生云亮,一个直男反悔后变弯的故事,没有虐,完全没有,人物不一定符合传统人设,但应该是最贴近设定,真实的形象。

下午五点刚过。


诸葛亮从超市走出来,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,他在货架里穿梭,效率极高地把价位表全部调换。


别急着抨击道德情操,刚刚分手的人总是有不理智的特权。


大三一枝花,诸葛同学,在几任恋情之后首次尝试拉拉同性的小手,疯狂的尝试带来魔鬼的结局,闪恋闪分,他都不得不定义这是一场笑话。


幸得全身而退。


又或许在表面之下,还残留着一点不大不深的痕迹,安静待在某个角落,明知道它是不会发芽的,却总是难免去看看,并没有那种牵动心脏上下,强烈的触动,可就是无法克制着想法。


磨人的恋情,烦人的前男友。


烦人的前男友恰好从对面走过来,怀里抱着篮球,汗水打湿他整个前胸,前男友的视力比诸葛好,一眼就瞄中他,于是站在原地,等着他一步步靠近。


“赵云?”


诸葛脱口而出。


喊完便略后悔,前几天刚闹的那破事,就跟他俩之间被王母划了条马里亚纳海沟似的,黑黝黝不见底,让他暂时没勇气推一艘小船过去。


“下午好”


高大的运动青年扯扯自己的发带,回应他,嘴角依然勾着他最喜欢的线条,眼神呢,也还是他最喜欢的干干净净。


一瞬间把诸葛给迷的,让他以为还在过去,冷风一吹脸人又醒了,诸葛点点头算听到,便转身拐道离开这里。


诸葛想,赵云说过,这感情是不甚愉快的,不光明正大,不得以祝福,它被很多负面的东西拖着拽着,如同在泥沼里越陷越深,我爱你,因此时时想着和你道歉,我不能挣扎,就想把你也拖下去,却希望你救我。


诸葛亮扯下天蓝色的小花叹气。


赵云一个理科男,怎么把恋爱谈出沧海桑田之感了?


背后的烦人精有没有离开?诸葛亮过转角回头去看,赵云还真一动没动,抱着球站在那里,像根标杆,固执,不可言说。


如果明知道漫长等待无果,死死抓住只会热血狂流,他还是看着他的背影,从近的变成远的。

“你走路的时候,要记得看看周围”


“我有金刚护体”


“别找破理由糊弄,你要是不愿意,就我看着你算了”


“那赵将军,护驾吧”

诸葛亮发呆时想起那么点爱情见证,回味起来滋味略多,腻的苦的辣的,里面居然还生出微小的一丝甜,也许人类天生喜爱美好无害,那一丝甜被掘地三尺,复又长出高楼三千,在他直男的心中顽抗地扎根,诸葛甚至觉得要不是意志坚定,他早就断子绝孙了。


“如果有时间,你可以想想过去”


“从往昔汲取,感悟,在一次次往返行进之间思索”


“珍贵和可有可无”


电台还放着谁谁谁的低语,在空旷的自习室,仿佛流水月光,填满一室寂静,感官不再单一,看得见摸的着听得懂的,轻轻在他前面勾出一个人,这个人拿着一件大衣,一杯咖啡,一本书,一颗心,待在他右手边,除了他安静翻看的读本,其余全是为他准备的。


习惯何以可怕,只是少去一瞬都极为难耐。


诸葛亮想着高二学考时硬要陪着他的初恋女友,说是陪他,想来也是希望得到他更多的关注,荷尔蒙支配的恋爱还是太脆弱,两两对垒之间,总要去比较重量,天平两边的心,皆随着人为调整摇摆不定。


赵云,好像就是要做个例外。


这只雕就是被他无意撞中,鬼迷心窍的产物,不曾想羽翼丰满,展开了能把他整个罩着,风风雨雨,傻缺儿样要给他全部挡住。


射雕英雄传,主演诸葛亮。


可喜可贺。


数学系小天才抓乱了一头毛,像条打霜的茄子,颓在座位上偶尔抽一抽,仿佛得了爱情的癫痫。


诸葛收拾东西走去出租房,打开门,衣服还杂乱地堆在房间各处,他坐在沙发上扶额,最不打算回忆,最过火的玩意儿还是奔涌出来了。

“我想要拥抱你”

与此而来的,湿热黏糊的吻,仔仔细细沿着嘴唇纹理滑过,最后停在嘴角轻轻一啄,伸出的舌尖,在唇缝轻轻敲击,如同礼貌地询问他,我可以进来吗?


电流随着触感把他击毙,心脏蹦迪,大脑当机,谁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张嘴,把牙齿,舌头,全部暴露出来,仿佛卸下铠甲。


这是最柔软的他,赤诚相待,懵懵懂懂的本能反应,那个火焰般的吻,亦缓缓接近,牙根被抵着摩挲,最左到最右,舌缩在内里,爱抚已经兵临城下,轻柔地勾起它,似染黑一个纯洁的孩子,一点一点带着他交缠不休,活色生香。


这流火烧了八百里青山,红光冲天而飞,他的江河湖海,皆卷入疯狂的漩涡,在唇齿相依,刀剑相向的夜晚,全部化为灰烬。


后来?


没有后来了,戛然而止的吻和戛然而止的恋情,随着轻锁的门告一段落。


理亏的是他诸葛,即便赵云作出出格的事情,他也没有理由反驳,可是这只雕走的时候,也还是温柔得不可思议。

“晚安”

赵云还带走了门口的垃圾袋。


大男人不像姑娘那样藕断丝连,真男儿拿得起放得下,明天依然是好汉一条,一个阳关道,一个独木桥,互不相干就是。


可惜他最后还是重重地叹一口气。


诸葛拿出电话,拉到联系人列表,点击通话。


“。。这下可真的被你害惨了”


小天才看着挂钟,从最低处掀出他们的初遇,在最普通的大学篮球场,最普通的下午,以及最特别的大冒险。

“我喜欢你”


“不是一时一刻,而是融入血液的漫长”


“赵云,我喜欢你”


“已经不能再忍耐,必须说出口了”

还在擦汗的高大青年,诧异地看着他,估计也是第一次受到同性表白,看上去是正常的路人反应,他只需要再解释一下就能离开。


可现实总是骚地让人发慌。


这个叫赵云的家伙,突然把他整个抱住,放大的双眼,里面全是燃烧的火焰,还有单单只是看着就会感到快乐,纯粹的笑容。

“真的吗?”


“我抱着你是真的,我摸得到你”


“诸葛亮,诸葛亮,诸葛亮”


“我也是”

一切叠加,话语和神态,连带拥抱温度。


不偏不倚,穿透了他。


开始就是错误的,一见钟情的小儿冲动让事情脱轨,变得不可控制,就这样真的和同性谈恋爱,直到亲吻的一瞬间,他发觉再不抽身为时已晚,一拳把赵云怼到地上。


被那样错愕,没有污秽的眼睛看着,他慌乱地全盘托出,赵云安静倾听,一言不发,等诸葛实在无话可说,赵云才开口。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蓄力来了个必杀技。

“我明白了”


“打扰了”

赵云关门离开,脚步声逐渐远去,诸葛亮留在家里,心情复杂地像条彩虹。


“一念之间,翻天覆地”


“感受到的,全都给他说出来”


“别忽视,否则某一天,人就不在了”


电话那头的年长友人,嘴里还哼着调子,作为整个事件的头号推手,大冒险出题人,也不过是在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,声线轻微抖了一下,淡如水纹,藏着一段扣人心弦的故事。


“以上皆是李某人的忠告,别后悔啊”


友人哼哼唧唧,继续喝酒去。


在诸葛亮手机屏幕最上方,还停留着赵云的联系电话,仿佛一条明晰的界线,每一步都极度重要,前进或者后退,都是翻天覆地之变。


爱情,是否足够使他迈步,在一点点回忆之间,真正爱上这个人。

“赵云”


“你还愿意从头来过吗”


“。。。。”


“我一直在等你”

所幸的是,人生从来不只有初见。
后来赵云悄咪咪告诉诸葛亮,他喜欢他很久了,并且他认识他那位朋友,而这个大冒险也是他出的,鱼饵一投下水,煞笔鱼儿就秒速咬勾,让他如梦似幻。
“所以我们是天生一对啊”
“我去你麻了个王八腿儿”